乡村夏夜

吃罢了晚饭,按照惯例进行半个小时的慢步行走,舒臂深呼吸,意在去除身上的赘肉,还自己一个健康的身体。行走在乡间小路上,放远而望,满眼都是空静的夜,一轮弯月悬挂在半空中,淡淡的辉芒透过薄云斜射到地面上,静谧而安宁。偶尔传来几阵机器的轰鸣声伴随着田野里青蛙的叫声,此起彼伏,清脆响亮,给空寂的夜增添了气息。

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。这里的山水养育了勤劳朴实的村民,村民则赋予这里以生机与活力。看,村边的老柳树下,纳凉的村民们一个个聚拢来,扇着微热的风,打开话匣子闲聊起来。人们三句话不离庄稼,张家禾苗的长势、李家用了多少化肥,但凡讲到农事,村民们的精神头儿就非常足。今年风调雨顺,去年风灾不减产,怎么科学种植,乡里乡外的农闲趣事,国家惠农政策……没有约束,实实在在地聊,实实在在地侃,饶有兴致。

老柳树主干高丈余,没有人知道它的年龄,爷爷的爷爷说他小时候老柳树就是这个样子。腰围三四个人拉手也搂不住,主干上头长出好几根杈,每杈都有水桶那么粗,杈枝再分出数不清的枝,有檩条那么粗,往上依然不断分杈,枝叶交织,郁郁葱葱,遮天蔽日,像一顶硕大无朋的巨伞,巍然高撑,庇佑着这里的乡民。树身上,一股股浓郁的香甜味,时不时扑鼻而来,淡淡的、幽幽的,弥漫了村民们的全身,弥漫了大街小巷。晚归的紫燕呢喃着,欢叫着,像调皮的孩子,撒着欢儿、不停地在大柳树周围掠过,盘旋,俯冲。

一只小青蛙不知是迷了路还是想和村民们聊上几句,从稻田里跳到人群面前,呱呱呱地叫个不停,村民们很喜欢青蛙,任由它叫,不去驱赶。“小时着黑衣,大时穿绿袍,水里过日子,岸上来睡觉。”邻居的一个小女孩突然跑过来念着儿歌去撩逗,不料却惊吓了正在认真倾听人们谈话的这只小青蛙,它一下子蹦到路边的草丛中。“别捉!”李大叔以为这孩子要捉小青蛙,急忙阻止。“我没捉,我是在看,我知道它是吃害虫的,应该保护它。”小女孩不高兴地抢白了老人一句,扭着脸跑走了,引得交谈的人们哈哈大笑。

孩子们是淘气的,他们不会放过这美好的夜晚,相约聚集在一起,玩耍、奔跑、笑闹。收拾完碗筷的村妇们相约在村边的一片开阔地上,放着音乐、跳起健身舞,她们的舞姿与装束不亚于舞台上的专业演员。灯光下,她们翩翩起舞,随律而动,全然不顾蚊虫在身边肆意飞旋,尽情享受生活的惬意。

夏夜是属于蟋蟀、飞虫、青蛙的,也是属于村民们的,他们在这里纵情释放活力,给寂静的夏夜增添了无尽生机。

在夏夜里,风和月光是人们所期盼的,有风的夜,蚊虫在风的吹拂下躲藏得无影无踪,人们可以安稳小憩,躲在树里的蝉发出“沙沙”的声音,那是悦耳的音乐,清爽自然。时高时低的蝙蝠在空中飞来飞去,好不悠闲。月儿缓缓升起,悄悄地,宛如一个出嫁女,羞涩地让大地听不见她的心跳和呼吸……远方是无边的黑暗,除了静谧与祥和之外,就是繁星的辽远、开阔。这是心灵的豁达,更是心胸的博大。

夏夜是静谧的,乡村是安静的,乡村的夏夜是闲适的,这样的夏夜,我用心灵敲击出文字,虽不是最美妙的,但我心里却真切地感受到了温馨与幸福。

作者:史忠和

来源:长白山日报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*

*
*

  • 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