喻革良和他的“兰亭一万日”

“1989年 己巳年8月,由绍兴县文联王建华介绍,经胡雄所长引进人才,由绍兴瓷厂调入兰亭文物保管所工作。”

在喻革良的日记中,短短平平五十字,一续笔,就是大半辈子。

听喻革良讲述“兰亭一万日”

《兰亭一万日》

一份独特的档案

自1989年调入兰亭工作至今,三十年,一万个滚滚的日夜,兰亭穿过岁月的河流,成为了喻革良的心中净土。

而今,这个有心人依据自己的亲身经历,将与兰亭有关的点滴,凝结记述成了这本新作——《兰亭一万日》。这,也是书法家喻革良为兰亭留下了一份独特的档案。

喻革良新作《兰亭一万日》

整部书基本按时间脉络编排,穿插着日记、书信、照片、通讯稿等多种文字形式,分为四个部分:“亲近兰亭”“心仪兰亭”“融入兰亭”“魂系兰亭”。层层递进,情感弥厚。书中描绘了他习书法、访名师、结书缘的过程,记录了在在兰亭经历的大事记,也畅述了其在兰亭结交书法名家的人生雅事,描摹了自己在兰亭的写意生活。

千年翰墨,“四十”而盛,兰亭中人,“三十”而历。自1985年绍兴首届书法节后,兰亭盛事即起。每一次兰亭书法节,喻革良都未缺席。

兰亭一万日的岁月,是我生命中最宝贵的经历,谨以此书献给热爱兰亭的人。”喻革良在书的扉页这样写道。

闲雅二三事,

此间有共鸣

其实,说起喻革良与兰亭的故事,要回到1981年。

那一年,他18岁,书法已小有名气。邂逅书法,或许是一场偶然。沉浸在浑厚古雅的金文中、陶醉于博大精深的隶书中的喻革良,邂逅书法圣地兰亭,可说是命中注定。

挂着28元钱买的一只简易相机,喻革良第一次亲近兰亭。那天,他在御碑亭前留下了一张照片。

1981年,喻革良摄于兰亭御碑亭

“那时的御碑,是裸露在天地之间的。因为1956年的一场台风将御碑亭刮倒了。”喻革良抚摸着栏杆上的狮子头,让我们为其拍下了一张照片。跨越38年的时光,黑白幻作了彩色,少年鬓已微霜,最初的初见和亲近,凝成了今日的融入和牵挂。

2021年,喻革良摄于兰亭御碑亭

“兰亭的白鹅会洗脸”,《兰亭一万日》里,喻革良用11张照片,生动再现了鹅洗脸的全过程。虽仅2页篇幅,对喻革良而言,这却是一件最重要的小事。

“王羲之性爱鹅,我对鹅的感情,也像王羲之一样。我每次经过鹅池,都忍不住俯身掬水逗逗它们。经年累月,一看到我,它们就会来迎我。” 谈起兰亭的鹅,喻革良滔滔不绝:“有次我在乐池边想给洗脸的鹅拍张照,没想到它们直接扑到了我怀里。那一刻,我才感觉自己真正融入了兰亭。

在《兰亭一万日》中,收录了几十张喻革良拍摄的兰亭风物照。从小荷初露嫩角到枯叶立寒塘,从无边春色到雪落的声音,喻革良捕捉着兰亭的四季风雨,也与它同呼吸共生长。

雪天中的“墨池纸桥”,喻革良摄

向上、向远的同频

因兰亭遇见更好的自己

喻革良曾笑称“我在兰亭一万日,谁知曲水几千年。然而,在兰亭漫漫历史长河中,喻革良留下了不少专属的印记。

“’曲水流觞’,这四个字,是我手书的。”二十年前,喻革良费心找来这块1亿4000万年以前的柏树化石,并题写了这四个标志大字,谈起这件事,喻革良仍羞涩地自豪着。

另一处他一直津津乐道的是景点“临池十八缸”。“当时正值全国大力发展旅游业的时期,绍兴作为一个历史文化名城,争当旅游大市的年代,我一直在思考如何挖掘兰亭独有的新型的文化内涵。”临池十八缸是喻革良灵光一现又反复研究的构想。喻革良在书中描述了该景点受欢迎的程度:“几个月来,单是被游客写坏的毛笔,就有200多支。‘书法圣地’就这样和绍兴文化旅游糅在了一起。

临池十八缸

正如喻革良所言:“兰亭对于我,意味着成长,因为我对兰亭不断付出思考的过程,也是我成长的过程。”身为“兰亭中人”,喻革良一直觉得有责任让兰亭盛名更响更远。于是,他开始用日记记录兰亭岁月点滴,将一篇篇通讯稿发给全国各式媒体,到故纸堆里深究兰亭,甚至提笔著书,方有了长达30万字的《兰亭一万日》。

“我感觉有责任来写些东西,让更多人了解兰亭正在发生的文人雅事、点点滴滴,渐渐地,这成为我的责任。”这三十年,喻革良做的远不止守望兰亭,让兰亭向好、向远,是他孜孜不断的追求。

这份向上向远的追求,也在无形之间与喻革良的人生同频共振。“我想我在兰亭一万日的岁月,就是不断了解兰亭历史文化的30年,也是我不断研究书法思考人生的30年。是兰亭,成全了我的衍生与发展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*

*
*

  • 友情链接